Blog



老李古巴行之四 车来车往

美国在1961年起对古巴全面制裁,古巴街面上的轿车仿佛被定格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路上百分之八十是老式的美国T型车。 车内的仪表盘基本是不动的,无论时速多少,指针始终指向“0”。转向灯原来是可以不必存在的,必要时司机用手指即可。 要拍美国六七十年代的街景,拿摄像枪直接过来拍就行了。 肯尼迪被刺杀时的敞篷车? 大街上满眼是“爱情故事”、“华尔街之狼”、“阿甘正传”的情景。 2015年街头还都是这类车,可以想象古巴军队装备的程度。但美军几十年从来没有打这里,反而是一年前,古巴美国互派大使,重新友好起来。 马路,就是给马用的路。 看上去很新的老车。随便一辆都是开了三四十年的。原来所有仪表盘不工作、雨刮不能动没我们想象的危险,哈瓦那是我碰到的一点抛锚、碰撞等交通事故都没有见过的大城市。 让老李倍感困惑的是,走街串巷快一周了还没见到过一家汽车维修店!这么多老爷车理应不断修才对啊。 问一位出租车司机才知道:如果太旧就破罐子破摔至报废。或者,有什么问题自己回家关门捣弄,或打电话就有人上门修,反正不用去店子。 另有一些较新的丰田、日产、大众、标志、大宇和现代。经常看到图中这个标志的小型车,占有率看似非常高,全白的车身非常抢眼。今天仔细看个究竟,原来是吉利! 还发现一部上海出的。一位司机告诉我,有几年古巴曾允许私人买轿车,但三年前似乎政府禁止了,因为这里是社会主义,轿车等私有财产会背离社会财产共有的原则。 司机说当地人大多数用这个牌子的手机,又便宜又好。 还有更让国人骄傲的,哈瓦那大街上,除了老掉牙的美式巴士,新一点的旅游大巴、中巴、公交车,看上去竟然全部是中国宇通的!

Continue Reading

老李古巴行之二 古迹

市中心的骑马铜像。 古巴革命的思想家,就如以色列建国,伊斯兰国建国,必定是思想家先设想,做好规划,行动力强的后来者执行计划。 类似市议会大楼。没有地图,靠猜。 可能是古巴的人民大会堂。 有点像威尼斯的圣彼得广场。 哈瓦那城市规划者雕像,纪念他为城市建立了良好的排水系统。 此要塞在哈瓦那城外,长两三公里,类似珠江口的虎门要塞,扼守住则军舰无法遡江而上深入内陆。 古炮列阵。 古炮列阵。 古炮列阵 林则徐就是靠这种炮和沉船、铁链,硬是把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拒于广州城外。 林则徐打赢了英军,因此被贬流放新疆,晚年平反回流,经过长沙时与湖南乡下名不见经传的中年私塾左老师见面,深聊后把所有资料拱手相交,真是天佑中华!十多年后左宗棠参加剿灭邪教拜上帝教后顶住李鸿章放弃新疆的主张率领湘军北上,全数歼灭、驱逐那帮已经杀害了上百万汉人的伊斯兰国匪徒。 明朝戚继光的军火营拥有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炮和手枪、长枪,比西班牙这些火器早百多年,可惜满人赢后认为弓箭更好使,直到两百年后欧洲的军队打过来吃大亏才想起装备升级。 要塞内的礼拜堂。十七八世纪西班牙突然崛起并称霸世界,与欧洲中世纪宗教改革直接关联;日不落大英帝国后来的得势则得益于更彻底的新教改革;从逼迫中出走北美的清教徒则带来了美国的兴起。 教堂门前的马车。 古迹。...

Continue Reading

老李古巴行之一 景色

古巴太热,才几天就晒黑了。当地人问我叫什么名字,每当我说叫“Si”,他们都会心一笑,因为那是西班牙语“就是”的意思。我也往往报以一笑,因为CUBA这个词在中国也如NBA一样出名,是“中国大学篮球联盟”的意思。 古巴国旗。也是红色五角星。 古巴属于亚热带气候,植被与景色与海南相似,椰子树、棕榈树、芒果树、芭蕉树随处可见。 沙滩沙子极细,水清澈见底,岸边满是螃蟹。 这个沙滩看上去有十几公里,游人不多。水苦,可能浮力大,蝶泳游二三十米都不觉累。 Aaron抓鱼抓了五个多小时一条都没抓到,还说古巴太好玩了。 著名的河谷,景色有点像张家界。 据说是古巴的艺术家花了不少时间才把这段裸露的岩石涂抹成这样,而且不是为了应付有关部门的检查。 远处一只鹈鹕。 发现这边水里有鱼,飞来、盘旋。 突然从几十米高处猛地扎进水里。这样的搞法,不知道会否视网膜弄脱落了。过了几秒,冒出水面叼着条鱼飞走了。 美人蕉。 香蕉。 咖啡。 烟草。 忽然狂风大雨,巨浪滔天。无法游泳,外出不便,最后一天大多数时间呆在宾馆练习徒手抓苍蝇,从抓静止的到空中拦截,从一次抓一只到同时抓两只。下次要带把飞针来练。

Continue Reading

三大宗教矛盾的聚焦处: 耶路撒冷老城的阿克萨清真寺

阿克萨清真寺。耶路撒冷最耀眼的建筑。 昨天站在大卫城上拍的耶路撒冷远景。耀眼金顶的就是今天游览的极远清真寺,或叫阿克萨寺。 亚非拉要冲在以色列,世界三大宗教交汇在其首都耶路撒冷,人类几千年的恩怨、承传和希望,又都集中在寺庙所在这仅仅几个英亩的土地上,成了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同一墙,墙这边是穆斯林神圣不可侵犯的清真寺,墙那边就是势同水火的犹太人魂牵梦萦的哭墙。 从犹太人圣地哭墙的一边,走过一道长廊,经严格检查,进入由巴勒斯坦警察控制的寺区。 走廊所见哭墙情形,男女分割,约在地下十几米,是所罗门圣殿的旧墙。 经过多次摧毁、重建、摧毁、重建。这是阿克萨寺过去一千五六百年不同时期的石座或装饰物遗物。 神的圣殿是所罗门依据其父大卫王的设计和准备的材料所建造,后被巴比伦所毁。其后几经重建、毁坏、重建,耶稣时代圣殿仍非常宏伟,门徒在此曾不禁赞叹,耶稣因此告诉他们,不久,圣殿连一块石头都将不在另一块之上,预言公元七十年罗马大军攻陷耶路撒冷大屠杀,彻底毁灭圣殿。 伊斯兰教在公元六世纪左右兴起后东征西伐,耶路撒冷被占领,回教哈里发在所罗门圣殿原址之上设计建造了这个清真寺,圣殿被“镇”在下面几十米之处,就是外面暴露出的哭墙位置。 清真寺旁的伊斯兰博物馆,非穆斯林还不让进。之前是伊斯兰学校。 这就是世界三大清真寺之一金碧辉煌的外表,上世纪六十年代约旦国王捐的几十公斤黄金贴在圆顶。这里曾经是回教徒一日五次跪拜的方向之一。 装饰华丽的回廊。 穆斯林敬拜前洗脚洗水洁净的地方。清真寺里面一次可容纳五千人同时聚会。 寺外曾是一间伊斯兰学校。装修精美。 有六百多年的棉布市场。 原伊斯兰高级学校。 安静的园区忽然传来此起彼伏的鼓噪声。原来有犹太拉比进院,两位拉比身旁有六七位全副武装的犹太士兵护送,一直散落在四周的穆斯林神职人员马上发出喊声,大致意思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就像温哥华常看见的情形,海鸥闯进某区域,几十只乌鸦一起喊叫,直到把入侵者驱离为止。以前还用石块、鞭炮的,现在文明多了。...

Continue Reading

现在是温哥华楼市的入市时机吗?

老李最近经常被客人询问: 现在楼市降温了吗?现在是买房的时机吗? 是否应该等等再出手? 先看看地产局公布的最新销售数据:8月比7月下滑了约23%,温西独立屋8月只成交了63间,对比今年7月销售108间,减少四成。显示市场热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 ”成交/挂牌“比例,西区的比例已经回落到11%。一般而言,15%至20%为平衡市场;21%及以上则是卖家市场。跌至14%,已是买家市场。 市场确实是在降温,因此就出现两种相反的解读。或者是在走向崩溃,或者是处于调整,将再次发力。 从大势看,温哥华的楼市一直出于上涨期(下图),这个趋势今天未变。这与国内的上涨情况很不同。国内做实业的朋友都说越来越难做,工资越来越高,场租越来越贵,因此,资金投到楼市是最佳出路,而个人存钱等于贬值,要尽快投入楼市,是被动型的,支持房价暴涨的,不是人口和经济基本面,而是通胀与恐慌。 温哥华的楼市则有所不同,因支撑其房价的主要有几个因素:移民增加数(包括海外移民和国内移民),还有利率变化和土地供应量变化。这三大因数都不变的情况下,政府的调控只能起暂时的抑制作用,国内经历过政府二十多年对楼市调控的华人最清楚这种调控的作用和结果了。而从地产局最新的细分市场看(下图),Price Index数据最近两个月基本持平。就是说,成交数量有所下降,但成交价格一致,这一点,也符合经纪们带客人购房的实际体验。好地段、好价格的楼花和具有投资潜力的独立屋,其实也还是要抢的。 为了不至于吃亏,各国争着发行货币,中国最积极,加拿大也不甘落后,钱存银行明摆着贬值。15%的外国人附加税会暂时起作用,但不用很久,就会被利率、通货膨胀率等因素消化掉。 作为几十年的专业市场研究专家,以及最近几个月带客人看房的亲身经历,老李对温哥华的市场,大致有这样的看法: 对于首次购房和有充足资金投资的客户,目前是非常难得的入市机会。国外买家少了,供需矛盾减缓,选择余地就多了,约看房容易,价格也有商量,这在过去一年半都是不多见的现象,记忆中只有美国次贷危机和日本海啸后出现过类似的短暂时期。 地产局九月份的最新数据很快要再次出来,老李会接着提供市场洞察。

Continue Reading

Page 2 of 212